• 2010-09-12

    困君

    没有人关注的博客,我很放肆,但总会放弃这个机会。

    这才几天,就开始怀念一起吃串串香的夜晚。

    每次你说加班 身体不好,我总会隐隐的疼,疼过我的脊柱。我很懊恼,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意别人胜过我自己,可回馈并非这样。

    我想消失在你的世界,虽然,你会在一周之后,发现我的MSN签名。

    有事钟无艳 无事夏迎春 这句话始终受用

  • 2010-04-19

    其实我觉得我不该和爱情结盟 我应该更潇洒的游走 一个人在黑夜穿梭 一个人在路上

  • 2010-04-18

    gz

    我想说,我真的想你了

    可是想起你,真的很难受

    像梅雨天的天气,潮湿,烦躁

    这就意味着,你就代表了伤心

     

    我要去成都了,或许会多逗留一天

    我去了你的博客,看了你这两年的荒唐事

    比我想象的要好,甚至比我好

    我还要不要见你,似乎,我已没有了你的联络方式

     ...
  • 2009-07-24

    清醒点

    除了F和J,不会再有人多在意我发生了什么,即使某天我不在了,也不会再有人想起我。

    这太正常了。

     

    有时,想会不会让朋友们纠结了,因为自己

    其实我多想了,还有谁会因你的喜而喜,因你的悲而悲

    清醒点吧!

  • 2008-12-03

    想不出来

  • 2008-11-08

    想死

    肠胃炎第七天

    像死尸一般的躺在床上

    没有一通电话,一条短信

    很安静
  • 2008-11-03

    涟漪

     

     

    偶尔,很偶尔,会心动。就像是平静中的一次涟漪

      大多的时候,最终会证实无法捕捉瞬间的美丽

      最近很喜欢挺《外滩十八号》的开头

      ――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还是那个地点那条街

      

  • 2008-10-24

    冬天降临

      老妈突然间高调宣布要去某省某个村庄度过一个周末,和她的晨练的拳友们一起出发,可就在还有一天将要启程的时候,发现没有可以装下她的那些衣服和乱七八糟生活用品的包包,没辙,连夜给她从隔壁城市调货,拿了个仿nike的双肩背,24小时到达,淘宝真是个好东西。

     

      这不,今天大清早,她老人家嘻嘻哈哈的出门了,可我第一次开始犯嘀咕,这老太婆在外面行不行啊……

        北京城一下子凉了,今天打扮...
  • 2008-09-27

    误会

    一个小毛头,一个小肉头,孰轻孰重,我无法判别。

    总是在一些关键的时刻,我会犯傻,这次,聪明了些,反倒迟疑了。

    承受不了的时候,我会退缩;而另外一个,则是一场误会。

    没关系,反正误会多了,也就不相信自己的感觉了。

    路都是走出来的,没人会指引,有的只会是误导。

     

    我是得好好坚持我的原则了,对吧?

  • 2008-09-18

    小白的PP



     

      我可爱的小白,在经历半年牛仔裤的亲密接触之后,已经变得伤痕累累,所以决定,给它弄得保护套,这次还是真皮的.....我都没有真皮的东东,爽死它了!!

      不过话说回来,新手机的照相功能实在是够差的.....外观不错,我忍了!



     
  •   本来很不情愿的去了奥林匹克公园,中秋节前一天,放假第一天。带着接近鸟巢就是幸运的想法,尽管早就预料到,根本不可能有时间站在鸟巢下,留下哪怕那么一张画面。

        谁知道是幸运还是怎样,就那么一个身影,一个面孔,让我呆在原地很久。在那么大的一个公园,我们辗转三个地点,总是能让我惊喜的看到他,静静的出现,静静的消失。

        我心里会紧张,当想要跟他说话的时候;也许是我们很多次的对视,让我显得有些胆怯;谢谢姐在采访中的一句话,让我有了跟...
  • 2008-08-11

    立秋渐凉

      多久没写博客了,每天就是忙啊累啊,感情不算经历,只是有过几次擦肩,只是自己回头看了眼,后脑勺。

        老妈还是时常抱怨股市和老爸,这两样东西,我都让她稍安勿躁,我们总不能期待对方能做些什么,只是自己改变自己适应。老妈总是放心不下我,怕我吃亏,我说我都这么大人了,经历的人际比你们那时候还复杂,我都不担心,你担心啥,你儿子现在游刃有余呢。老妈舒气。

        在北京的日子已经是第三个年头,已经开始慢慢习惯于这个城市的生活,皮肤相对于去年...
  • 2008-06-14

    消极怠工

      本来,这个周末上级给我安排了很多很多的工作,以至于我无法认真的休息,享受本已经康复身体的两天。可是,我选择了消极怠工,可偏偏一场持续不断的大雨,打乱了我所有的想法。

      突然间很想去海洋馆,看海豚,两个人的笑声,但似乎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实现呢。想去好多年了,自从来北京的一开始就开始萌芽这种期待。

       越来越觉得,有些人身上有一种劲儿,这种劲儿会泛滥,从来成为了贱。个性不是要把所有事情和人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分配和判断,反之,即使是好朋友也会成为厌恶对象吧...
  • 2008-06-12

    illness & missing

      病假在家已经三天,已经停药了,激素药还是不吃的好。

        已经申请了在家办公,案子照写,工作照做。没办法,需要钱来养活自己。

        嘴角起了三个痘痘,一天挤了好几次,总是挤不干净,看样子是上火了。好端端的在家待着,竟然还能上火,或许,还是药物反应吧。

        每天只吃一顿饭,实在是没心情下楼买吃的,电磁炉被隔壁弄坏了,想煮点面条都很难。所以晚上花在食物上的钱,比以往要多。

    &...
  • 2008-06-04

    过敏的生活

     

      过敏,如同一个老朋友般,每隔那么一段时间,就回来看我一次。每每在他来之前,些许预感,但阻挡不住。

        心情的低沉,来自于这次病态。发现身边少一个人的时候,总会在病中显得孤寂,但即使是有那么个人,又有什么改变。如果是以前,能为我担心的所谓亲密的人,似乎寥寥无几。

        朋友,终究只能是朋友。

       

      我很难去强迫自己想第二天的...
  • 2008-06-03

    愧疚

      已然忘了要写点什么,只是最近的思绪很乱,每天在黑夜中踏着回家的路,总是如此之多的感触,睡醒之后忘了内容,余下一些情绪。

        08年6月,等待了两年,我应该很开心的。但,没有

        同事在一个一个的离开,朋友们也是。有时,会看到某一个路人突然想起某人,没有人阻止我感伤,所以我会尽情释放。

        总认为,我是个很麻烦的人,从饮食开始,都是那么让人感觉多事。所以,越发自卑。

    &...